中甲

一步偷天 第282章 后知后觉宋世畋

2020-01-16 18:08:0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一步偷天 第282章 后知后觉宋世畋

步安被请到中军帐里议事。才一踏进军帐,便发现众人看向自己的眼神,有些不对劲儿。

他很难形容这种感觉,只觉得这军帐中的气氛,很是怪异。

宋尹廷脸上仍旧挂着注册商标般的爽朗笑容,唯独他看上去最正常。

“步安小友!先锋军已将消息传了回来,延平府果然没有拜月邪教的踪影!”

这消息对于步安来说,没有任何意外,只不过有件事他得提一句,免得宋尹廷误判。

“延平五县大抵平定了,只是府城城坚势众,七司无力应付,还望老大人知晓。”

“无妨无妨,区区一个延平府城,须臾可夺。”宋尹廷慨然而笑,接着忽然话头一转,面色也跟着凝重起来:“只是我刚刚收到消息,张贤业麾下漳州玄骑,已于昨夜进山,似乎是要翻越群山大川,往剑州府去。”

步安微微一怔,觉得有些意外,可细想之下,又觉得张家的反应合情合理。

“以你之见,我大军当如何应对?”宋尹廷故意不说自己的决定,而是先来问他。

步安意识到众人都在看他,便暗生警惕,心说自己刚刚平了闽中两府,锋芒正盛,假如再不知进退,对着宋尹廷的大军指手画脚,只怕要被这帐中众人排挤,对往后经营剑州府,很是不利。

一念及此,他便笑着挠挠头道:“行军打仗,晚辈一窍不通,哪敢置喙。我看大军正在集结整肃,想必大人已经有了主意。”

宋尹廷闻言哈哈一笑,倒不觉得他这是自谦之辞。能带两百人,未必能领两千兵,更何况两万人的大军,进退结阵、粮草辎重,样样都马虎不得,稍有差池,便要损兵折将。

当下,宋尹廷就将谋士先前提过的方略,大致说了一遍,又问步安有何高见。

步安已经选择了闭嘴,自然没有高见,即便心中有几桩疑惑,也还是忍着没有问出来。

待到帐中众人商议行军细节时,步安才向宋尹廷告辞,说既然剑州有变,他也得赶紧回去一趟。

宋尹廷没有意见,只说要他万事小心,待到三日之后,大军抵近宁阳县城,便会由江宏义与他联络。

留下了联络的法子,步安借了一匹良驹,策马外大军营帐外驰去。

此时天高风劲,军中一片肃杀之气,步安一人一骑,显得形单影只。他眼角余光瞥过列阵的军阵,只觉得胸中自有一股豪情,也愈加觉得,眼下的七司还太过弱小。

正要冲出军阵时,眼前忽然瞧见一人,不偏不倚,正拦在拒马当中,挡住了他的去路。

他猛扯缰绳,坐下战马“唏律律”扬起前蹄,人都差一点摔下马来。

“你……”步安正要破口大骂,等到看清来人模样,才扯着缰绳安抚战马,无奈道:“怎么是你?”

“我这些天一直在想,昌泰县里,你让我送走那老知县,实则是一石二鸟,顺便将我也支开吧?”宋世畋昂着头,冷冷地看着步安。

步安心说,你还不算太笨嘛,面上却一脸委屈,叫苦道:“那时情形万分紧迫,我哪有这么多心思?再说除了世子你,还有谁能担此重任?”

宋世畋见他口气这么软,一时倒有些不适应了,轻哼一声道:“你眼下要去哪儿?我随你一同去!”

“我要去的地方……”步安说到这里,忽然顿了顿,本来是想说,要去的地方太过危险,想起宋世畋的性子,又临时改口道:“那地方风平浪静,正好避开兵锋,世子与我同去,自然再好不过。”

宋世畋冷哼一声,正要让道,忽然心生警觉,满是狐疑地看了步安一眼,接着从过路的兵卒手中夺过一匹战马,翻身骑了上去。

那兵卒正要呼喊,瞧见宋世畋亮出的腰牌,立即吓得不敢出声。

步安无奈之下,只好与他同行,扬鞭策马,疾驰了一炷香工夫,又放缓了速度,大声问道:“关于张承韬,你知道多少?”

宋世畋充耳不闻,扯着嗓子喊道:“军中传说,是你平了剑州、延平两府,可有此事?”

“我不过是拉偏架,惹得百姓与豪绅、官府内斗,方便大军趁虚而入罢了,哪里谈得上平了两府!张贤业的漳州玄骑,是不是很了得?!”步安侧头避过北风,大声喊道。

宋世畋抬眉一笑,似乎是觉得他这说法才更可信,心中疑惑得解,才回应道:“漳州玄骑,半是闽中修行人,半是张承韬拿丹药喂出来的,一千一百骑,皆是好手,辅以北地烈马,可谓来去如风……对了,你不是亲眼见过吗?!”

步安确实在昌泰县城头上见过那支骑兵,甚至连当时的震慑都犹记在心,只是没机会亲眼见识这支军队的战力而已。

“来去如风吗?”他眉头微皱,自言自语,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

“你要是张承韬,你会让这支铁骑弃马进山吗?!”步安又问。

宋世畋忽然慢了下来,似乎也想到了什么。

等到步安约束战马,返身又绕到他面前时,只见宋世畋一脸的兴奋。

“此中必定有诈!”宋世畋朝他喊道:“漳州玄骑太显眼了,他们连夜进山,瞒不住人的!张承韬明知从我军武荣县赶过去,必定抢在他们前头,为何行此下策?!”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这一回别了一个多月,还真有些出人意料了——步安本以为至少得问三五个问题,才能将宋世畋引到这第一个关节上,谁知这位键盘侠仁兄,居然自己想通了。

“他这是故布疑阵,引得曲阜大军赶往剑州阻截,然后出其不意,调转枪头,反攻泉州。”步安故意将“出其不意”咬得很重,然后大笑道:“看来张承韬不过如此,这计谋一眼便给宋老大人识破了!”

“区区调虎离山之计,也不怕丢人现眼!”宋世畋轻蔑笑道。

“是啊!别说宋老大人,便是世子,也绝不会上钩!”步安一样笑道。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版阅读址:m.

北京北城中医医院电话多少
南京肛泰中医医院医保能报销吗
蚌埠治疗宫颈炎费用
赣州治疗月经不调方法
石家庄牛皮癣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