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万古灵途 第一百十八章 回城

2020-01-16 19:25:1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万古灵途 第一百十八章 回城

谷中大战结束,一行数十人,如今却只有五六人,众人弥漫着悲伤,更有怒意!

赵家这次设局掳走他们的小姐,并打算将众人全部袭杀,若非有神秘天骄相救,后果难以想象。

这已经不是小事了,等他们回到城中,两家之战在所难免!

方家并非惧怕赵家,只是如今满城风雨,南域形势太乱,近段时间一直隐忍,不愿去招惹一些势力。

方赵两家虽有不小矛盾,但原本还没到不可收拾的程度,而现在,赵家竟然出动杀手!

这是要袭杀众人,包括方家的两位小姐,此事之后,双方必然水火不容,没有一个家族能够容忍这般事情!

“鲁叔,这次是婉儿的错,若不是寻这素生花,或许不会发生...”方婉看着附近的几个土丘,神情悲痛,泪水顺着她白皙的脸庞流了下来。

“小姐,赵家他们你又不是不知道,就算没有这次,也还会有下次!”鲁海沉声,双目通红,看着前来的几个兄弟,如今只剩一半不到,那都是多年以来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

谷地中,堆起了一个个小土丘,这些都是战死的方家忠卫,不能抛尸荒野,而且一路上或许还有赵家的人,只能选择葬在此处...

好在谷中清理了一番,不至于这般狼藉和凄凉,众人虽然心中有伤,但目前最要紧的便是回到城中,方家需要为这些死去的人报此血仇!

谷外,天际一道青影落下,双翼散去,化成点点青芒。

青翼流金,是莫然目前最快的速度,至少未到化灵,便能遁空,无论是战斗还是赶路,对他来说非常实用。

只是这般消耗,让他不免苦笑,双翼振幅越快,速度越快,但这青翼是用灵气凝结,维持双翼便会不断耗损,何况提速了,若非他淬开了心藏,根本难以维持很久。

“抱歉,让你久等了”方婉上车,看到那在一边的少年,轻声说道。

她的眼角虽然抹去了泪水,但还是有点红肿,原本端庄温婉的女子,却一脸忧伤,眼神透露着落寞和悲痛,无论是谁看到,都会心疼生怜。

方玲埋头在一边,缱绻着身子,不时颤抖和抽泣。

“发生了什么事情”莫然察觉到众人的情绪,心中一叹。

虽然他都知晓一些,但还是一问,或许是出于同情和安慰,可这是厌岭,生死很多时候便在转眼,何况大世即将来临,不知道要遍布多少血骨...

“小子,莫不是你泄露了我们的行踪吧?”鲁海看向车中,双眸闪烁。

他们这次去采摘素生花,按理来说行动十分隐秘,而且玉秀玲珑车能够防止追踪,根本无人能够察觉。

然而路上唯一的变故就是这个少年,让他不得不去怀疑!

“鲁叔!”方婉沉喝。

“小姐,我们死了这么多兄弟!要说这小子没问题,我都不信!这次消息只有方家知晓,赵家又怎会知道,必定有人通风报信!”

“鲁叔,你想多了,若这少年想对我们不利,一早就可以动手,何必大费周章”方婉摇头,她心中不信,而且她的直觉告诉自己,面前的少年不会如此。

这几天相处下来,她很确信,莫然的确是从偏僻的地方过来,连三城的事情都不知道,那种迷惘和陌生的感觉,不可能是作假的,若真是装出来的,那这心机也就太可怕了。

“小子,我家小姐是善良,你最好小心点”鲁海沉言,他只是怀疑,既然自家小姐都这样说,只好作罢。

南天城,一处府邸,五十人站在一处,纹丝不动,眸间的凶光和身上的戾气如同实质,令人生畏。

这里是赵家,这些都是赵家的死士!

而在里面,大堂之中传来歇斯底里的吼声,伴随不少东西被砸成碎块。

“废物,都特么是废物,一行六人连两个女的都抓不来!”

一位青年,身着白色锦锻,锦段之上秀有蓝云,手持玉扇,如今却折在手里,一把挥去,打碎茶桌之上的杯具,散满一地。

“少主息怒,不就是两个女的吗,她们回不回的来还是个问题”边上有人劝道,一脸尖嘴猴腮,正是上回被方家赶出来的那人。

白锦青年皱眉,看了看院中的那些人,随即挥手,一群人十分整齐迅捷的离开。

“五十死士,三十人去城外拦截,还有二十人给我注意方家,这次要让她们尝一尝什么叫作生不如死!”

与此同时,方府内,一位白须老者皱眉沉思,边上同样坐了几人。

“方袁,你确定看到赵家出动了死士?”其间有老者沉声道。

“没错,目前看到的只有十来人,分布在方府四周”一个大汉出言。

“当真小看我们方府!就不知道赵家想干什么...”堂中还有不少老者,目中透露着怒火,沉声言道。

“婉儿跟玲儿出去这么久,赵家如今动用死士...莫非...”有人出言,想到一种可能。

“方龙!你带上几人,去城外接应下,我不想看到婉儿她们出事!”正中间的老者双眸闪动,想到了一些,当即喝道。

方婉是他的孙女,那赵家几次求亲不成,恐怕会铤而走险,在南天城中他们或许不敢明目张胆的动手,但在外面就未必了!

虽然那边有鲁海在,而且行动隐秘,但还是要以防万一,方龙是方婉和方玲的父亲,几年之前便已踏入化灵,有他去接引,才能万无一失。

厌岭马蹄之声响彻群林,诸兽退却,火灵驹身上的焰火炽盛,玉秀玲珑车一早便被激活,如蒙霞光,璀璨晶莹,极速飞驰。

这次事情太大,鲁海提议早先回到城中,那袭杀的六个黑衣人死去,赵家肯定已经知晓,这一路若按原先速度行进,恐怕要十多天才能赶到,时间太长,恐生变故。

玉秀玲珑车一旦全力催动,虽然会消耗不少灵晶,但能节省一半的时间,只需几天便可到达南天城。

这两日,眼前的两个少女倒是恢复了不少,不像起初那般悲伤沉痛,只不过都沉默寡言。

“好快的速度”少年看着窗外极速掠去的景色,一声感叹。

“这种速度并非玉秀玲珑车的极致,只是灵晶带的不多,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方婉一声轻叹。

莫然听闻,虽然安慰过几次,但也不好多说,厌岭这种事情恐怕很是常见,无论是杀人夺宝,还是肆意寻仇,死伤在所难免。

他在青山村,十多年的猎兽,十多年中有多少生离死别...而且,他厌岭一路血战走来,心中最为明白的一件事情,便是实力!

唯有实力,才能守护住一些东西,不然只是空留悲伤罢了。

“我一直奇怪,素生花并不特殊,为何要跋涉这么远的路程,去那谷中寻这灵草?”莫然好奇,此事原本想问,只是怕被他们误解,如今此花都已到手,也没有其他什么顾忌了。

“我母亲病重,你可听过蕴脉丹?”方婉一叹,想起这事就一脸悲伤。

“蕴脉丹,恢复脉伤的丹药?原来如此...”

他在金焰城中看过不少典籍,这蕴脉丹比较常见,只是很难炼制,里面确有一味素生花。

淬炼灵脉之时,有不少修士因为不慎而留下脉伤,灵脉一旦损伤,很难恢复,不过若是寻常一两脉,即便伤了也不会影响很多才对。

看样子眼前女子口中所说的母亲,不止是脉伤这般简单,不过倒没他什么事情,反正素生花都已获得,想来他们有自己的办法。

“莫然,你有何打算,若真无处可去的话,可以来我们方家”方婉轻声言道,眼前的少年从大山之中过来,到三城后估计都没地方落脚。

“谢谢,不过我有自己的事情,若有机会,倒会来拜访一二”莫然一笑。

他自己有很多事情要去处理,爷爷曾说到了三城之后,凭借那玉符会有人前来帮助他,让他尽量听从,想来爷爷不会胡说才对。

“切,以前好多人想来我们方家都挤破头,怕死就怕死”方玲鄙夷的看了两眼。

她心中岂会不知,面前少年看到他们死伤惨重,回城之后又要跟赵家死战,一个感灵境之人,难免怕死。

“莫然,不要见怪,这丫头...说话总是这样”

“没事”

车内出奇的沉默,不过玉秀玲珑车莫名的停了下来,却让他们脸色一变。

“鲁叔,发生了什么事情”方婉探出车外,只是还未等她反应,一道黑箭陡然射来!

莫然当时便注意到了,马上将眼前的女子一把拉来,躲过了此箭。

玉秀玲珑车催动极速的时候,防御无法完美,那黑箭的气息虽然不强,但足够突破眼前的防御,莫然刚才都没想到,这女子也真是,好歹是一个灵修,都不会探知一下外面的情况。

不明事情,就直接探头观察,这种习惯太过致命!

方婉一愣,眼前黑箭射来,一脸惊愕,只是一会儿就感觉到一个大手将她拉到怀中,让她双脸一红,有点不知所措。

莫然并未注意,眉头微蹙,他感觉到了外面的情形,脸色凝重。

方婉刚才是大意了,如今感来,同样脸色大变。

南京新协和医院看病怎么样
石家庄九州皮肤病医院网上挂号
女生不孕不育的前兆
黑龙江治疗阳痿方法
汕头做妇科哪家医院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