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用工成本急剧上升倒逼中国鞋企转型升级

2019-06-19 06:26:4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用工成本急剧上升倒逼中国鞋企转型升级

广东省政府上周正式印发《广东省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二个五年规划纲要》,勾画广东未来五年发展图景:到2015年,珠三角各市的最低工资标准达到当地职工平均工资的40%以上,居民可支配收入和农民纯收入年均增8%;2015年珠三角各市最低工资标准达当地职工平均工资40%以上。2011年,广东省第10次调整最低工资标准,调整后全省标准平均提高18.6%,今后,最低工资标准调整有望形成机制。广东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日前在对政协提案答复中透露,将探索建立与经济发展相适应的最低工资标准调整机制,同时规定,对于国有企业经营管理人员和垄断企业职工工资不得超过一定倍数。 深圳上周也公布了《深圳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事业发展十二五规划(草案)》面向社会征求意见。根据《规划(草案)》“十二五”期间深圳最低工资标准年均增长10%以上。 随着劳动力成本的上升,中国制造会否受到冲击? 低端产业或调整 “珠三角港企宁愿主动加薪也不会轻言离开,这块土地怎么离开?离不开!”在香港特区政府驻粤经济贸易办事处主任郑伟源眼里,珠三角多年来形成的产业链条及相配套的供应链,不是一句“劳动力成本上升”就能抹杀的。 最新调查显示,尽管劳动力成本上升,但港商对内地特别是珠三角作为生产基地的竞争力依旧充满信心。 今年年初,全国各地掀起“加薪潮”,纷纷上调最低工资标准,范围广、力度大。在江苏率先上调最低工资标准后,上海、山西、重庆、浙江等省市也纷纷上调了最低工资标准。 据悉,目前,已经调整最低工资标准的十多个省市,平均上调17%左右。从3月1日起,广东企业平均工资提高18.6%,其中广州的最低工资标准增至1300元。今年上半年,北京的月基本工资已由原来的960元调整到1160元,上海由原来的1120元调整到1300元,浙江由原来的1100元调整到1310元,天津由原来的920元调整到1160元,江苏由原来的960元调整到1140元。 的确,过去数年中国的劳动力成本持续上升,整体高于大部分亚洲新兴产地的平均工资水平。日本贸易振兴机构(JETRO )于2009年就日本公司在亚洲的业务状况进行调查,结果显示,日商支付中国工人的平均工资约为每年4000美元,越南约为2000美元,孟加拉国约为1000美元。 “劳动力成本的差距,促使一些生产商重新调整部分生产安排,以获得其他亚洲经济体系劳动力成本较低的优势,这是难以避免的。”广东商学院经济学教授何东霞认为,“但重新调整的,很多都是劳动力密集和技术层次较低的产品。” 一些大型生产商,例如有20多万工人、专业生产耐克和阿迪达斯的世界最大制鞋企业裕元工业,打算把部分大众化的低价制鞋生产活动转移到内陆地区和其他亚洲国家。至于高增值和技术层次较高的制鞋生产,则仍留在珠三角。 裕元工业集团主席蔡其能对表示:“面对生产成本不断上涨的形势,裕元将善用其在中国、越南及印度尼西亚的生产设施以及产品开发能力,务求为客户生产最优质产品。” 裕元在中国内地的生产设施集中在东莞、中山、珠海,而且,1996年之后,裕元的业务重心主要放在内地,连续多年扩张,越南及印度尼西亚的厂房则扩张较慢。 内地强大的购买力也吸引着裕元。对于加薪之后带来的消费能力提升,蔡其能表示,未来10年,裕元已经准备好在中国内地持续增加的消费中得益。 供应链竞争优先 让企业离不开的,还有一个区域长期形成的供应链优势。 随着东风日产乘用车公司投资50亿元的第二工厂在广州花都奠基。这家设计产能为24万辆的新工厂预计2012年投入使用,加上现有生产能力,届时广州花都将成为日产汽车全球最大的生产基地。 “为什么东风日产选择继续在珠三角发展?一个重要原因是这里优越的产业配套。”东风日产副总经理任勇此前对表示,一家汽车厂商的周围有数百家上下游配套企业为其服务,而这种绵密的供应链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形成的。 “21世纪的竞争不是企业和企业之间的竞争,而是供应链和供应链之间的竞争。”英国着名管理学者克里斯托弗说,市场上只有供应链而没有企业。 一条完整的供应链应包括供应商、制造商、分销商、零售商以及消费者。企业所处的供应链优于对手企业的供应链,那么发展就会更协调、更顺利。绵密的供应链也成为一个地区的独特吸引力。 2010年第一季度,香港贸发局对包括2500家生产商在内的4500家港企的调查显示:尽管近年在珠三角设厂生产的港商,大部分面对源自投资环境转变的各种挑战,但港商对中国内地特别是珠三角作为生产基地的竞争力充满信心。 调查要求港商就本身的产品类别评估不同地区作为生产基地的竞争力,结果得分最高的5个地区都在内地。第一、二位分别是珠三角和长三角,其后依次是珠三角以外的广东省地区、邻近广东的内陆省份,以及环渤海地区,印度、越南位列第六、第七。 至于有意在未来3年设立新厂房的港商,46%仍会选择在珠三角设厂,得分最高,只有6.2%会考虑越南。受访者认为,选择生产基地时,当地的劳动力成本和供应是最重要的因素。虽然珠三角在此范畴略为逊色,但若考虑到所有因素如工人的技术水平、生产力、产品开发、设计及管理等配套服务,珠三角仍然比越南优越得多。 “中国内地作为生产基地的竞争优势仍然稳固。”香港贸发局高级经济师黄醒彪表示,内地劳动力的生产力远超于越南、孟加拉国和柬埔寨等地。 而且内地产业集群非常发达,这些集群让厂家易于在当地采购上游供需品,又能提供货运代理和化验所测试等必需服务。由于上游和下游产品均供应充裕,企业很容易在当地找到支持工业、产品和备用零件,换言之是有稳健的供应链在背后支持。这不但可以降低生产成本,也能大大提高效率及缩短交付时间。

“内地发达的产业集群、高效率的劳动力和基建系统,可以抵消成本上升的不利因素。”黄醒彪认为,虽然厂商为了节省成本和分散风险,会把一些劳动力密集和价格敏感产品的生产线迁往其他亚洲产地,但短期内并没有其他产地的规模大得足以取代中国内地。特别在制造高增值和高技术水平的产品方面,内地在素质、生产力和研发能力的优势,能令其稳占全球供应链的重要地位。

地理纵深 低端制造用工成本上升将倒逼企业升级 “中国劳动力低工资无限供应的神话已经破灭,珠三角以劳动密集、出口加工型为主的产业体系正进入洗牌重整的历史性阶段;随着金融海啸的插曲渐渐画上休止符,推行产业转移和产业升级的主旋律已再次转强。”香港中华厂商会发布的《珠三角经营前景问卷调查2010分析报告》认为。 珠三角港资企业的产业调整步伐已明显加快。无论是在产业升级、转型还是转移方面,均显示出更强的推行力度。更多的珠三角港商已着手提高产品附加值、开发新产品、提升技术、改善装备和优化流程。 调查显示,转营贸易和搬迁的企业比重分别达14.4%和33.1%,高于2009年6.6%和23.5%;而采用各种产业升级策略的企业的比重比去年高出10个至20个百分点。例如,表示会提高产品附加值和提升技术设备的企业,已分别从2009年的41%和57.8%上升至今年的66.3%和66.9%。 “部分劳动密集型企业的转移,实际上释放了一个信号,有利于吸引技术含量更高、对劳动力成本相对不敏感的企业进入,从长远看有利于提高广东的产业竞争力。”广东商学院经济学教授刘红红对此表示,当年的“亚洲四小龙”发展过程中也同样面临过劳动力成本上升的艰苦历程,他们通过“走出去”,比较有效地解决了这个问题。可以鼓励一些适合“走出去”的劳动密集型企业到农民工的家乡去创造就业。 “长期来看,低端制造业的用工成本上升将推动全社会产业升级。”中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诸建芳认为,借鉴日本发展经历,当前低端劳动力成本的上升,将有助于企业不再单纯依赖低廉的劳动力成本创造企业竞争力,有助于全社会经济转型和产业升级。 以东莞大朗镇为例,大朗镇是国际毛织产品研发、生产、集散的中心之一,以大朗镇为中心的产业集群聚集了近万家毛织企业,毛衣年销售量超过12亿件,被称作“世界毛织之都”,从业人员数十万人。随着劳动力成本的上升,大朗毛纺企业主动进行技术改造,降低对人工的依赖。大朗镇政府也提供补贴,鼓励毛纺企业引进数控织机代替传统机械织机以减少用工。2005年大朗镇数控织机总量不足1000台,2008年增加到4800台,2009年已经达6000多台。 “一台数控织机可以替代七八个工人,虽然前期投入比较大,但可以获得长期收益,这已经是纺织产业的方向。”刘红红认为,政府要引导企业加快转型升级,改变依赖长工时、低报酬获得低端制造业竞争力的格局。

欢迎品牌、企业及个人投稿,投稿请Email至:news@

微店怎样开
开发微信小程序软件
微店软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