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重启之命运 七十四-终于会合

2020-01-16 18:47:2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重启之命运 七十四-终于会合

就在卫宫士郎正和巴泽特谈话的同时,腑海林中心的战斗也陷入了白热化。而且,战斗之激烈,远超卫宫士郎的想象,只因,他远远想不到,被卷入这场战斗的竟然会有四个阵营之多。

腑海林自是不用説,它的领域的就是它的攻击范围,一切进入它领域的,全都是它的敌人。而在此之外,黑姬的手下,包括道恩神父﹑埋葬机关全员以及复誓骑安翰斯在内的圣堂教会,甚至是被卫宫士郎排除了的魔术师协会也牵涉其中。

首当其冲便是森林的最中心地带里,黑姬的狗狗-灵长类杀手,腑海林,及以纳鲁巴列克为首的三个埋葬机关成员苦苦的纠缠着。

真真正正称得上是铺天盖地的藤蔓,真真正正的显示出足以秒杀所罗门右足-陆之王者的破坏力...或许,是感觉到灵长类杀手的强大。借着自己领域的加成,从最初开始,腑海林便用上了七成以上的ji在场其他人员发动sao扰xing的攻击以及阻挠卫宫士郎一行前进。

纵使如此,在腑海林那疯狂的攻击之中,白之兽不但和前者打得旗鼓相当,没有处于丝毫的下风,更隐隐有压过腑海林的迹象。试想想,能够被圣堂教会列作二十七祖中第一危险的存在,白之兽当然拥有相对的实力。最少,也要七名的守护者同时围攻它才会有胜算,单是腑海林一个又怎会是它的对手?

幸好,因着以纳鲁巴列克为首的三个埋葬机关成员有意无意的将主要攻击目标放在白之兽的身上,三方的战局还是勉强的保持了均势,陷入了僵持的状态。毕竟,纳鲁巴列克三人虽然在个体实力上比不上灵长类杀手和用上七成jing力以上的腑海林,但是她们每人都有最少一头祖的实力,加在一起亦不容小觑。

另一方面,在森林靠左的地方,和卫宫士郎一样强行用魔力冲破了腑海林的禁魔效果,二十七祖的第yu席,白se骑士费纳布拉德-斯菲尔丁正启动着自己的固有结界-幽灵军势和埋葬机关的两个成员大打出手。

作为爱尔特璐琪的三大卫士之一,白骑士的强大毋庸置疑。只见他每一次挥动手中的西洋剑,数不清的幽灵就会从他身后的船只涌下来,采用的,正是最典型的人海战术。在无数幽灵的围攻之下,那两个埋葬机关的成员只可以背靠背的苦苦支撑.....显然,在这边的战斗之中白骑士乃占了上风。

但是,这边厢白骑士是占了上风,那边厢被黑骑士强行扯过来帮忙的瓦拉齐亚却是陷入了苦战之中。在他的面前和他对阵的,乃是受圣堂教会邀请而前来的魔术师协会王牌-第二魔法使泽尔里奇以及因狩猎死徒而闻名的复誓骑安翰斯。

纵使因为被朱月吸了血而导致他不能再使出全盛期的魔法,泽尔里奇魔法使之名依旧不是盖的。因着那份未知的神秘,就是当年的朱月也一度被泽尔里奇所击退。现在的泽尔里奇固然比当年逊se,但是瓦拉齐亚和朱月的差距更是天差地远。

再加上那和卫宫士郎有两面之缘的安翰斯拼了命的攻击......如果不是瓦拉齐亚当初和另一现任魔法使卫宫士郎交过手,多少有diǎn适应以及泽尔里奇因某些原因手下留情了的话,或者,瓦拉齐亚早就身首异处,成为这场大战中第一个退场的人了。

至于最后那边.....

.............

“就算我的右足战死了也好..可别少看我了,利佐威尔。”冷冷的瞪着眼前手执紫se大剑的黑衣男子,梅连所罗门的身后,一个银se的剑姬缓缓的现出身影。而站在所罗门身旁的,正是卫宫士郎担心其安危的希耶尔。只见她平时穿著的法衣早已不知去向,取而代之的是一件露肩的连身短裙,雪白的肌肤上刻着数不清的第七圣典制御刻印,显然,她已启动了第七圣典的最终型态。

“哼,连平时一直珍藏的右腕剑姬都拿了出来,看来你也是孤注一掷了呢,所罗门。”即使是同时面对着梅连所罗门以及拥有第七圣典的希耶尔,黑衣男子,爱尔特璐琪的最后一个护卫,二十七祖中的黑骑士利佐威尔-斯图鲁特还是一贯的气定神闲,在他的脸上看不出一丝的焦急。

轻轻的切了一声,梅连所罗门咬了咬牙。

就如卫宫士郎所料,在最初的时候就只有所罗门愿意协助被派来歼灭腑海林的希耶尔。也正如卫宫士郎所担忧,不但所罗门的右足恶魔,那被称为陆之王者,全长近200米以上的鲸犬已在他和腑海林第一回合的攻守中秒杀掉,就是他和希耶尔的身上也负了不轻的伤势。

加上,在这种森林的地形以及腑海林的禁魔领域之下,所罗门与强敌之间的单挑用的左足恶魔难以发挥所长......

如果不是恰巧黑姬为了抢下腑海林中心的深红果实而来到这儿,使所罗门还有希耶尔能够和纳鲁巴列克等人会合的话,説不定早在入口附近的地方两人就已经挂掉了。

话虽如此,现在所罗门和希耶尔的状况也毫不乐观。对面的黑骑士乃是最古老的三位死徒之一,更因为患上了诅咒而不老不死,纵使所罗门两人身上毫发未伤也未必可以收拾他,更何况是负伤的现在?

“怎么了?要是你们不上的话...那我就先上了!”虽然表面看不出,但是心里却担心着先行逃跑的爱尔特璐琪安危,毕竟,现在爱尔特璐琪重伤未愈,战斗力十分有限,不单那个追了上去的封印指定者对她有威胁,就是腑海林也有伤到她的可能xing。

故此,也不再浪费时间,话都还没有説完,黑骑士的身影蓦地已冲到了希耶尔的身旁,手中魔剑狠狠的斩向后者,意图将她一刀两断。

“切...”于千钧一发之际举起第七圣典化成的冲击椎挡下了致命的一击。抵受不了从对方的剑上传过来的力量,痛哼一声,希耶尔的身子被重重的击飞。

“混帐!”眼见希耶尔被击飞,所罗门也不再无动于衷。在他怒喝的同时,身后那银se的剑姬已冲了向黑骑士,双手前端化成剑刃,攻向黑骑士。

“就凭这样的玩具就想伤到我?先顾好自己,所罗门。”嘴上依旧説得轻松,但是反应上却是十分的认真。黑骑士微微侧了侧身,恰到好处的避开了剑姬的斩击,然后一个转身,左手手肘撞开了剑姬的同时,右手手执魔剑用力的向前一挥,魔力贯注,一道月牙形的冲击波撕开了大地,飞向正倒退的希耶尔。

“可恶....”眼见月牙形的冲击波朝着自己飞来,就是想避开也来不及,希耶尔反shexing的就想再次拿起第七圣典挡住来袭的攻击。

然而,就在她想举起第七圣典之际,她才惊觉不知什么时候,数条腑海林的藤蔓已绑住了第七圣典的底部,使希耶尔无法顺利将第七圣典举起...

“希耶尔!”

冲击波越来越接近,一切就好象在慢镜播放一样...隐约间好象听到那讨厌的前辈在叫自己的名字,耳边还响起了秒钟的声音...

看来...我也是到此为止了吗?

希耶尔在心中苦笑了一下,既然转生之蛇已死,那么她也算是大仇得报了。如果要説遗憾的话..大概就是不能看到那白痴般的友人醒过来以及等不及那名义上的学弟归来...?

慢着,秒钟的声音到底是...!

“y-sword....rho-aias!!!”

就在希耶尔即将被击中的前一刻,冲击波突然之间好象受到什么东西拘束了一样慢了下来。虽説,拘束维持了或许不足一秒....

然而,下一瞬间,一个红se的身影已站了在希耶尔的面前张开了七块粉红se的花瓣,正面吃下了黑骑士全力的一击.....

p.s.1:朋友今天来电,明天要去准备谢师宴事宜,高机率更新不了。

p.s.2:公告我明天回来后再发...

惠州市惠阳区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深圳曙光牙齿矫正
肿瘤疾病的康复研究-北京小汤山医院
秦皇岛治疗癫痫病医院
湛江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