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

江山美人志 第四十八节 与狼共舞

2019-12-04 19:02:4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江山美人志 第四十八节 与狼共舞

“参见六殿下!”全副戎装的李无锋恭敬的行了一个礼。

“李大人太客气了!你我两兄弟就不必这样多礼了吧!各位也都免礼吧!”喉咙中发出一阵爽朗的大笑,司徒彪紧走两步搀起欲拜的李无锋,顺势亲热的挽住李无锋的手臂,一边也热情的招呼着李无锋手下的几位重要将领。

“嘿,礼不可废啊,殿下。”李无锋脸上浮起诚挚的笑容,他还是标准的行了一个半跪礼,这才起身,原本不想再行礼的各位将领们见自己的上司坚持行礼,也不得不效仿着行礼。

“殿下请!”“李大人请!”

司徒彪对李无锋不经意的将对自己称呼上的“六”字去掉,嘴角上露出一丝不为人察觉的笑容,拉住无锋的手一起走进了城守府内宽阔的会客厅。

在听完无锋详细的将剿匪战役以及击败罗卑人进犯的情况介绍后,司徒彪又关心的问起眼下西北郡各府的情况,无锋也一一作了介绍,并客观的将存在的困难也做了汇报。

司徒彪内心十分满意,看来这个李无锋对自己还算诚实,介绍的情况都并未作什么隐瞒,从目前来看还看不出这个人有什么异心,与自己的手下谋士的看法有些出入,但光凭现在的表面现象还远不足以轻下断语,更重要的是观其行,不过这至少是个良好的开端吧,司徒彪若有所思。

紧邻而坐的李无锋表面依然是那副彬彬有礼的模样,对待司徒彪的态度也十分尊敬,而且还透露出有些亲近的意思,但脑子里却在仔细的揣摩着对方的心意。

众王夺嫡,每个皇子都想战胜自己的兄弟们从中脱颖而出赢得皇位宝座,这自然需要皇子们拥有多方面的支持,这其中皇帝陛下的亲睐自然是至关重要的,但本身拥有强大的实力和势力雄厚的支持拥戴者也是不可缺少的,否则,即使你坐上了皇帝宝座,实力不够,照样有可能被其他人掀翻在地,这种例子比比皆是,毫不奇怪,就是在本朝也有两例先例。也许自己目前的力量已经引起了众多“有心人”的关心了,这司徒彪恐怕就是其中一个吧,他极力推荐自己担任西北郡军政节度使这一炙手可热的位置也算是一次大的投资吧,现在他也许想该是谈谈收益的时候了。

无锋心里想着,表面却未露出任何表情。既然他想谈收益,那自己可以先趁机叫一叫苦,让他在帝国中央为西北郡争取一些支持,也不枉司徒彪亲自跑西北一趟啊。

眉头一皱,计上心来。“殿下,我看不如我陪殿下出去走一走,实地考察考察博南府,也好实际了解一下西北郡的具体情况吧。”

司徒彪欣然同意了李无锋的提议,他也想找一个合适的时机单独与这个另他有些看不透的年轻人谈一谈,至少也得探一探他的底,看看自己的砝码能不能放心的押在他身上。可眼前这个人的面目给他的感觉始终有些模糊不清,就仿佛有一丝若隐若现的纱雾笼罩在他的面前。

一辆豪华马车在四周骑士严密的护卫下缓缓的驶出了博南城守府的大门,鉴于博南的局势还未完全平静,司徒彪身份也非同寻常,而且还曾经两次遭到暗杀狙击,无锋采取了相当严密的保卫措施。

马车慢慢的行驶在博南显得有些冷清的大街上,街道两旁房屋看上去大都有些破败,长期战乱和匪患给这里经济带来的巨大影响可以一眼看出。不过一直沉默不语的司徒彪坐在宽大的马车上似乎有些心不在焉,陪同他的李无锋一时也找不出什么话来打来僵局。

此刻的司徒彪正潜心思索该怎么打开话头。

西北平定已成定局,自己回去也可以向父皇交一个满意的答卷。虽然眼前这个人能坐上西北郡的头把交椅这个位置自己也出了大力,但如今过桥抽板的事例太多了,实力决定一切,谁也不会把赌注押在毫无胜算的一方,如果妄想凭此就赢得他的忠心投效,司徒彪还没有那么幼稚。而自己论实力在几个皇子中应该是最弱的,在将来的皇位争夺战中,李无锋是否会支持自己现在考虑还为时过早,但至少这是一个拉拢他的机会,毕竟他也才一步登天,在朝中的基础还很薄弱,在许多方面也还需要帝国中央有一个有力的支持者。自己此次押注已经成功,回去后肯定回获得父皇的褒奖,自己在朝中的位置也会大大提高,自己得好好摸摸他的真实想法才行。

“殿下,请看!这里原来就是久负盛名的商业区,那时商铺鳞次栉比,商人多可塞巷,可如今``````”

马车已经来到原来博南府曾经盛极一时的商业区,但如今已经是一副残破萧条的模样,几家苟延残喘的商家也门可落雀,让人倍感心酸。无锋见此情况也忍不住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哦?”李无锋的话让司徒彪从思索中惊醒过来,蜻蜓点水般的随意看了看,司徒彪便回到了马车上,此时此刻他并没有多少心思来关心博南的经济情况,他更想知道的是向自己介绍情况的这个人心目中对自己的看法。

马车绕城建一转后又驶向了城外,虽然李无锋也看出这位六殿下好象对博南的情况不是很在意,但他还是要让司徒彪看一看博南府目前存在的真实情况,让他回去也向帝国中央各大臣们和皇帝陛下反映反映。虽然无锋对帝国中央的支持并不抱什么幻想,但有人帮这哭哭穷叫叫苦至少不是坏事,起码也能让有些人获得一些心理平衡。

这是一片开阔地,三三两两的窑炉分布其间,枯萎的杂草在强劲的西北寒风中瑟瑟发抖,间或可以看见几只野狗出没。

李无锋和司徒彪都下车走上一处高地,“殿下,这里就是帝国原来有名的官窑区,那边则是私窑区,十多年前,这里无论白天黑夜,路上都停满了等待装货的运输车辆,所有的窑炉日夜加班加点,人歇炉不歇,商人们在这里昼夜等待,夜间这里也是一片灯火通明,繁盛一时啊!”

李无锋的话终于勾起了司徒彪的一丝兴趣,“哦?想不到现在这里竟落到如此这般田地。”一边感叹,司徒彪也在仔细打量这一片曾经辉煌的窑区。

“听说索格娜贵妃(司徒彪之母)的娘家也是五湖郡的望族,好象也经营着相当规模的陶瓷生意啊,不知殿下对这里的生意有没有兴趣

?”

李无锋语气平淡的几句话传入司徒彪的耳中,却不由得使司徒彪的脊背上泛起一阵恶寒。自己母亲的娘家即使在朝中也并无多少人知道,至于支持自己的娘舅家的资金来源有很大一部分的确是来自经营陶瓷生意,这更是少有人了解,这个李无锋的嗅觉居然如此灵敏,这不禁让司徒彪感到一丝震惊。

司徒彪的脸色虽然没有多大变化,但那一瞬间的失神已经被无锋看在眼中,“殿下不必多疑,什么人支持了我,我至少也要了解一下他的情况,您说对不对?”李无锋的嘴角已经露出一丝狡猾的笑意。

“李大人的消息倒是十分灵通啊!”司徒彪已经完全恢复了正常,笑呵呵的拍了拍无锋的肩膀,“和聪明人谈话就是轻松,我可以劝说他们来这里投资,不过你怎么解决这里货物的销路问题,也就是商路问题?罗卑人虽然新败,可你的力量对他们来说并无优势,更何况北线商路有很长一段都在他们的范围内。”

无锋对司徒彪的应变能力也相当佩服,他不但马上恢复正常而且对自己的建议也一针见血的指到了要害,如果自己不给他一个合理的解释,恐怕就很难赢得他的相信。

“殿下放心,倘若我连这一点都没有把握,怎么敢在殿下面前提出这个建议呢?不瞒殿下,我已经与罗卑人达成有关商路通行的初步协议,这是一个对双方面都有很大好处的协议,我想在没有绝对把握战胜我们之前,罗卑人大概会遵守这个协议的。”无锋眨了`眨眼睛,轻描淡写的将这个爆炸性的消息透露出来。

司徒彪有些震惊又有些讶异,对外缔约这是帝国中央的权力,无论是地方哪一级政府都无权作出决定,即使如三江林家或天南郎家也未敢尝试过,这样做很容易激怒帝国中央。而这个人居然毫不在乎的说出来,他难道就不怕外人知道吗?

沉默了半晌,司徒彪才抬起头,双眼注视着李无锋的双眼,那双眼睛还是那样显得平静无波,“李大人就不怕我回去告密吗?”

无声的笑了笑,露出一口耀眼的白牙,“就象殿下您刚才说的,和聪明人谈话毋须掩饰,对我的伤害并不能为殿下带来什么好处,利益的结合足以压倒一切,我们双方都互相需要,这就是我告诉您这个消息的前提。”

一股说不清的复杂情绪悄悄在司徒彪的心里蔓延,和李无锋打交道到底是一个明智的选择还是一个愚蠢的决定呢,他的脑海中忽然跳出一句话:“与狼共舞!”

哪个止咳药适用6个月儿童
宝宝低烧怎么处理
心律不齐不吃什么
小葵花露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