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

壽命論不是檢驗延遲退休的唯一標準

2019-11-09 10:16:1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寿命论”不是检验延迟退休的唯一标准

延迟退休年龄是人均寿命延长的内在要求,这是一种客观规律 20日,中央财经大学社保系主任、中国社会保障研究中心主任褚福灵担任岭南大讲坛公众论坛演讲嘉宾,并接受了专访他表示,延迟退休不会一下子就延长,也不会一刀切(6月22日 《南方都市报》)

上至顶层设计,下至百姓民生,都对延迟退休报以极高的关注度这项关乎于每个社会人切身利益的大事情,在十八届三中全会之后,也有了 研究制定渐进式延迟退休年龄政策 的渐进渐行

笔者发现,很多精英一直在致力于延迟退休的推动,这里面也包括很多该领域的专家学者但不知道是大众解读角度出了问题,还是媒体撰写时出现偏差,他们发到公众的言论总是有 语不惊人死不休 之感

先是清华大学教授的杨燕绥之 男去做园丁、女去做衣服 的言论,现在中央财经大学教授褚福灵也以 延迟退休年龄是人均寿命延长的内在要求 接力

这两位都是社保类领域的顶级精英杨燕绥是就业与社会保障研究中心主任,褚福灵是中国社会保障研究中心主任可以说作为智库的带头人,他们关于延迟退休的发声应该是严谨且客观的,具有包容性的同时,也经得起推敲但是我们在其中却看到了颇大的争议性

相比来说,褚福灵的 寿命论 还是具有成立性的他用1978年的国发104号文件作为推断,来证明国人寿命和领取养老金的不成正比性的确,寿命越长,领取养老金也就越多,这种因果关系看起来理应成立,但这真的是当今养老金问题的主要矛盾吗

作为社会和保险类的专家,他必然知晓现行的 退休金双轨制 所引起的巨大争议机关事业单位的养老金由国家财政统一支付,企业人员是单位和职工本人按一定标准缴纳,作为社会财富的直接创造者,企业人员却没办法和公务员一样平等享受红利在不患寡而患不均语境下,他们是无法坦然接受 寿命论 的循循善诱的

另外,专家们应该知道养老金最大的问题其实是社会财富再分配的问题,这事关收入改革的领域退休者和新参加工作人都联手创造了社会财富,这些财富,就应该有一部分归纳到以后的养老金水池中整个社会的财政合理分配才是应该是主要议题,但如果用顾左右而言他的 寿命论 来简单划一条红线的话,只能会引来更多的歧义

褚福灵应该想到另外一个问题,就是寿命和劳动能力并不是成正比,相反,是呈直线下降的反比当劳动能力因为年龄原因而低于一定数值时,人必然无法劳动不科学地以寿命为理由倒推劳动能力,其实是非常不合理的

延迟退休是大势所趋,但不表明公众就能接受某种模糊的解释当然专家所言也有可取之处,褚福灵所说的 在最低退休年龄和一个最高退休年龄建立弹性空间 就较符合当下大众的主流意见

看来,延迟退休的言论并非是要迎合谁,而是应站在实事求是、有的放矢的出发点上这个比什么都重要(谢伟锋)

(:喃喃)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分享到: